蔡平军说

2020-05-12 00:46

“除了塞车影响出诊外,还有恶搞的。”重庆市红十字会医院急诊科护士简锭梅告诉记者。2月11日下午2点多,重庆市红十字会医院接到出诊任务,称有人在盘溪水果市场昏倒了。可当救护车来到现场,却没看到昏迷的病人。“我们围着市场找了一圈,还问了很多路人,都说不知道。”简锭梅说,她又按来电显示,与打急救电话的人联系,但对方一直不接,最后只好折回了医院。

“院前急救并非医院单方面的事,需要每个人的配合和参与,这是对生命起码的尊重和敬畏。”蔡平军说。(记者李国 实习生邱嘉盈)

重庆2月1日实施的《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》规定,医院接到120急救电话后,须按照就近、就急原则,无条件将患者转运至医疗机构救治。近两日,记者走访了重庆市多家医疗单位。相关人员大多向记者抱怨,管理办法仅仅明确了“前段”,最重要的是路途如何加快?交通拥堵、车辆不让道、频遭恶搞等老问题依然给救护车的生命通道添堵。

“这还算好的哟,更有甚者,因滥打120,造成病人无法挽回的损失。”蔡平军说,前不久,重庆市内一家医院接到一起出诊任务:一男子说老伴发病了,需要急救。可到了“病人”家后,却发现只是夫妻俩吵架。急救人员只好迅速赶往下一个急救地点。可10多分钟后,当救护车到达目的地时,却发现来晚了,病人已没了呼吸。

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救护车司机黄建军告诉记者,2月12日傍晚重庆沙坪坝区某小区一老人突发心脏病。当天傍晚6时05分,他接到出车任务。6时07分,救护车鸣笛,从医院开往病人所在小区。从医院到小区仅3公里路程,可正好遇到下班高峰,道路堵得死死的,任凭黄建军怎么按喇叭,也没有车让道。6时25分,救护车才抵达小区。进行初步处理后,医护人员将病人抬上了救护车,可回程仍用了15分钟,差一点就出人命。

“原则上讲,救护车不应该‘迟到’。”重庆市急救中心院前急救部主任蔡平军2月18日无奈地说,“但是,道路若堵死了,又当如何!”

就120出诊常常“姗姗来迟”等现象,重庆金马律师事务所律师谢武斌认为,重庆可尝试将“强制为救护车、消防车让路”纳入地方性法规,让不让路的车辆受到重罚。“取证方面可参考新加坡的做法,在救护车、消防车上安装摄像头。”谢武斌说。